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首页

你的位置:必赢幸运3 > 首页 > 滑雪热度前所未有 冰雪“冷资源”变成时下热经济


滑雪热度前所未有 冰雪“冷资源”变成时下热经济

发布日期:2022-05-17 20:27    点击次数:141

  冰雪“冷资源”变成时下热经济

  这个雪季,小龙和俱乐部其他15名教练几乎没有休息日,每天忙碌在长春市和吉林市的各大滑雪场上进行教学。创办了9年滑雪俱乐部的小龙,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滑雪热度。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,他创办的零度滑雪俱乐部培训了500多名青少年滑雪爱好者。前几年,每个冬天只有30多人找他学滑雪。

  北京冬奥组委发布的《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体育遗产报告(2022)》显示,自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至2021年10月,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.46亿人,冰雪运动参与率为24.56%。北京冬奥会也带动了滑雪装备制造、基建、服务业等产业蓬勃发展。借着冬奥会掀起的冰雪运动热潮,吉林省涌现了多个全国热门的滑雪打卡地。吉林省文旅厅的数据显示,今年春节期间,吉林省接待国内游客934.14万人次,同比增长13.9%,来自全国的游客专门到吉林省体验粉雪。这个雪季,吉林省冰雪旅游的关注度、预售额、浏览量都居于国内冰雪市场榜首。

  看着冰雪“冷资源”变成了时下的热经济,很多像小龙一样的青年滑雪发烧友升级成为冰雪项目的创业者,抢占家乡冰雪创业的好时机。近4年来,零度俱乐部的会员人数实现了快速增长,目前有稳定会员2000多人。小龙发现,不少从事其他行业的朋友转行做起了滑雪俱乐部,为初学和进阶等不同阶段的雪友提供培训。在他们看来,滑雪培训是一个不断释放消费潜力的市场。

  长春单板滑雪教练安凤超就是其中一位,今年是他接触滑雪的第十年。以前他做建筑工程,冬天空闲时间多,就想学一项适合冬季的运动。学会滑雪的第二年,他就当起了兼职滑雪教练。4年前,安凤超创办了滑雪俱乐部,主要进行滑雪培训和组织滑雪活动,目前俱乐部有教练30多名。

  “前几年的滑雪场,只有在节假日才会爆满。”安凤超说,这个雪季,吉林省内的各大雪场每天都人满为患,每个环节的排队时间约20分钟,他平均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,直到21时30分,滑雪场夜场结束后,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。

  从去年开始,他放弃了原来的工作,完全投入到滑雪培训项目中。今年全年,安凤超的工作日程都已经排满。冬天他在长春的户外滑雪场教学,夏天会转场去南方的室内滑雪场做培训。

  “滑雪不只有北方人喜好。”安凤超说,通过抖音自媒体平台,他的滑雪俱乐部吸引了很多南方雪友加入。2019年雪季,安凤超培训的雪友中,南方雪友达到80%;今年虽受疫情影响,南方雪友也能占到30%。

  从事汽车自动化行业的长春人许博涵去年与合伙人一起,在广州和上海创办了户外运动公司,还在位于长春市和吉林市的两家滑雪场建设了会员营地。

  许博涵一家是6年前搬到上海生活的。来到南方,他才发现很多南方朋友冬季会去吉林省滑雪。2018年冬季,他从上海回长春探亲时带着家人体验滑雪,发现家乡的冰雪旅游虽然在全国名气越来越大,但在滑雪配套服务和指导方面还不够专业,很多滑雪俱乐部有滑雪培训,也经营雪具店,但大多缺乏专业指导。作为一名“滑雪小白”,许博涵先后买了5双雪鞋才买到真正适合自己的。他想把自己在汽车自动化领域的服务理念,更多地植入到滑雪项目创业当中,为雪友提供专业的配套服务。为了更好地开发和服务南方滑雪市场,许博涵的服务团队为会员提供雪具挑选、滑雪教学、票务、出行和食宿等一系列的滑雪配套服务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滑雪只有“一次”和“无数次”的区别,滑雪带来的快乐体验让很多雪友乐此不疲。许博涵看好“滑雪小白”的广阔市场。他发现,在南方很多城市,通过滑雪机或室内滑雪场来体验、学习滑雪的人数逐年增加。

  许博涵的公司计划今年夏天重点发展南方学员,先在滑雪机上和室内滑雪场进行教学。雪季时,就组织大家去东北滑雪。原本只能在冬天进行的运动,逐渐成为一个四季运动项目。

  运动达人“南方鸟叔”在南方雪友圈小有名气。从事多年培训行业的他,做过英语、潜水和冲浪等领域的培训。在他看来,青年创业者想要借力冰雪经济的东风,还得从容易入手的项目做起,比如滑雪培训、装备销售、食宿等。

  南方鸟叔在南京创办了滑雪俱乐部。雪季开始前两三个月,他的俱乐部会重点推出多种滑雪活动和儿童滑雪冬令营,提前推广、预热,活动地点大多在吉林省各大滑雪场。这个雪季,他一直带队组织江苏的雪友在吉林市北大湖滑雪场滑雪和训练。近两年,他的俱乐部会员人数增长率为每年30%左右。他介绍,目前俱乐部设置有初级课和进阶课,初级课程班为15节课6000元,进阶版课程价格则更高,收益可观。

  滑雪的人越来越多,滑雪场周边的餐馆和民宿也在雪季迎来客流高峰。在通往吉林市北大湖滑雪场的路上,有一条街路两侧都是民宿和餐馆。雪季来临,由于滑雪场周边宾馆价格高,住民宿、吃东北菜成为很多雪友的首选。

  原本在一线城市工作的杨蓉,前年和爱人一起返回家乡吉林市永吉县,接管了父亲在北大湖滑雪场附近的餐馆,夫妻俩还在餐馆后院盖起了民宿,从最初只有3个房间,发展到现在36个房间。杨蓉粗算了一笔账,当下雪季3个月的营业额,可以达到70万元。

  “虽然只是小成本创业,但收入要比在外工作高不少。”杨蓉说,她看好家乡冰雪经济的发展,下一个雪季,她准备推出一些消费优惠活动,来吸引更多雪友。

  2月17日,吉林大学发布了《2022中国冰雪经济发展指数报告》,报告相关数据显示,中国冰雪经济近些年来呈现出持续快速增长的态势,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但在冬奥会效应带动下,呈现出爆发式增长。2021年冰雪旅游经济发展相较2016年实现了翻番,预计在2022年,我国冰雪经济将保持30%以上的环比增长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王培莲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
上一篇:白茶四大分类(白茶科普篇)
下一篇:没有了

Powered by 必赢幸运3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